Profile Photo
我是个猪鼻
  1. 来找俺唠嗑鸭
  2. 归档

  小试一篇哈家人们 算是复建了


  估计是个比较长的系列  试图写一些dream与其他人的关系!!  

  有cream向 其余关系皆是亲情或友情

  注意避雷。


【dream和ink】

“你看过王尔德的童话选吗?”dream突然这么问道,他回过头,蹲下看着用力涂涂抹抹的ink。ink正低头画画,听见王尔德三个字突然愣了一下。

  “嘛,算你问的巧......

   “你见过连成片的花海吗?”她突然这么问,也没有指望谁给她回复。“去年四月,我记得很清楚。那是4278号收容物失控。花海淹没了设施,盘旋,生长。花香散了好远,像女人的裙摆般飘扬。”

    “我的腿在发抖。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太少见到这样的景象了。我几乎要哭出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哭泣,为什么?花朵还在绽放,月亮正在升起,生命正在消逝。又或许我只是被迷惑了心智,但是她真的好美。”


   有时候月亮也会显得潋滟,白的像打了姑娘的粉脂。雪山就会显得...

是这样的  

最近官设说dream怕猫头鹰嘛。

我就在想,万圣节的时候,小两口都想吓对方,dream穿奶牛服,cross穿猫头鹰服的样子。

cross应该是故意的,发现dream怕猫头鹰后就极速定购了衣服。(小情侣的情趣而已(

dream大概率被他的什么什么友怂恿

“哎呀试一下咯,dream你知道有一个词叫脱敏疗法吗?”

知识储备量不高的dre查了查,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好吧,试试。

试试就逝世。

两人傻眼了,dream看见猫头鹰动弹不得,生怕下一秒cross的头也180°对着他看。cross对着奶牛服脸上的笑都僵硬了,他看着dream脸上那副...

  金色头发的少年嬉笑着,推搡着,与白鸽一起从楼梯上坠落。我惊恐的看着这一切,诡异的色彩隐隐约约的从外界向这里渗透,他的金色眸子甚是好看,灿烂的仿佛火焰般的落日,但是我却每时每刻都能从里面品出些关于这个世界宇宙的所谓隐藏的真相,他的眼球里藏了亵渎之物,但是每当我小心翼翼的问起这件事来,他的神情都会变得意外的温柔,但那种温柔的神情我不曾在任何一个人类的面部上见过,他控制着肌肉诡异的蠕动,仿佛从世界之外的生物拙劣的模仿着人类的活动。

  他说罢就站了起来,周围的景色在变暗,灿金色的花纹沾染着古老的埃及香料在我眼前不断展开,我惊恐的后退,试图在一片金色中找到...

  FLY ME TO THE MOON


  从十二月的末尾往前望,从冬日一直探向遥远的春天。他还能记起那次相遇,他来晚了一步,看着遍地狼藉恐惧。总有人以为他会存在,直到永远。但其实他也不是永恒的,他从冬日往后看,一眼就能看到头。他的生命也就到这里了,不过一个春日的距离。足足一个春日啊,我其实什么都做不到。

  会记起来些什么东西吗?我满身是血,滴在花瓣上。而你好像已经睡着了。我用手去够你,却只能扯下一片你的围巾。你还在吗?你还在吗?

  爱也是会枯萎的,生命也是一样的东西。所以理想,希望,...

    “你已经到了路途的终点了。你现在几乎了解我的一切,我的现在。”阳光开始蔓延开来,我没有哭,我的内心居然无比平静。于是我点头,我听见我的声音在问“还剩几天了?”


   dream的嘴角上扬,“不能问我,你觉得我还有几天?”但我知道我也没几天好活了,我的脑子里像走马灯一样过了一遍小时候的事,那时我还在一个与怪物为敌的人类社会,现在想想多么可笑。眼前的这个骷髅怪物居然在阳光下显出几分奇异的,彩色的美,“你问我也没用,我的旅行都被你打断了。”我这么说,他只是笑着摇头,“我都赔给你了,现在世上有哪些景色你没见过?盛大的涂鸦球域...

 我也没想到能搞这么长

有ink,cream向

寡夫文学(喂什么东西)

是旅行和采访的后续,前篇请看合集

ink君你好占地方,要是有下一篇肯定就不带你玩啦


我眨眼,白月已经降落。dream只是看着我,什么也没做。

  我去了很多地方,问了很多人,有些人喜欢他,有些人恨他,而更多人早已忘记他。在我追寻他的过去这条道路上,我无疑是孤独的,好像是唯一的。dream不阻拦我,但他也没有直接出面帮我。一路上我没有遇见过什么生死危机,因为他委托了他的同伴来保证我的生命安全——我当时很惊讶于这个。

  我本来已经认定他没什么...

第19棒(17:00)

上一棒:( @不可食用防腐剂 )
下一棒:( @Bunngou—文章 )

是关于魔女dream和社畜cross的故事

非常荣幸参与cream的圣诞24h5555555  我是来凑数哒!!!(你)


  cross今晚又被迫的加了班,软件再次被测试出了bug,于是周六当夜他们不得不加班到十点。他的手抓住地铁栏杆的时候夜晚早已笼罩了这座大城市,说实在的,他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以至于焦虑症的躯体症状爬上了他的脊背时他都没有作任何反应,直到走回家门口他才感到熟悉的心悸和恐惧扼上了他的脖子。...


 我愿意只注视地上的六便士

预警:dream全文未直接出现

         应该是当时刚从石化状态恢复,往出探索世界的,可怜的他吧。

         他确实很喜欢月亮。相信那一轮明月也会成为他心中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

         文中花钱买情报的是上篇单人向的姑娘。本文是被采访者的话语记录...


就是啊  家人们  我突然  就是  上课的时候想到一个东西


就是 梦宝  他那个紧身衣啊    纯黑的那种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   但是  那么薄薄一层  如果把紧身衣外其他装饰性服饰脱下来的话    应该会隐约看见rt的形状吧。。。。


对不起 但是  好色啊

我怎么越想越不...

1 / 4